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动态 >> 市委 >> 稿件

民盟市委城乡委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遗产中心联合举办研讨会

保护老城厢,守住上海“文化之根”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

  “说到伦敦,就想到大本钟;说到巴黎,就想到埃菲尔铁塔和巴黎圣母院;说到纽约,就想到自由女神像;说到北京,就想到长城和故宫。说到上海,国人认为是外滩。上海要构建卓越的全球城市,该拿什么作为自己的文化符号?百年外滩或是陆家嘴如今的天际线?似乎都有局限,因为上海最大的特征就是文化的多样性,因而还要包括老城厢。”11月25日,在民盟市委城乡建设委员会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世界遗产培训与研究中心于同济大学联合举办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上海老城厢历史文化风貌保护研讨会”上,民盟市委专职副主委丁光宏在开幕致辞中首先抛出这一颇带启发性的问题。

WDCM上传图片

  与会嘉宾、上海市历史博物馆研究员薛理勇从语义上解读老城厢为过去旧城墙内以及周边毗邻黄浦江的区域,他还解释了十六铺怎么来的,与官驿弄是什么关系等,以许多地名去追溯深藏在老城厢里的数百年历史。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戴鞍钢则概述了老城厢的社会历史文化空间,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包括从十六铺到董家渡、小东门、豫园、文庙和中南部居住区在内的五个板块,并且近代租界的发展与老城厢的历史底蕴也是不可分的。发起组织此次研讨会的民盟市委城乡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卢永毅教授也认为,老城厢是上海城市形成的历史起点,它走过700多年的兴衰历程,有着丰厚的历史积淀,至今还有持续的生命力,是体现上海历史文脉和文化特征的珍贵城市遗产。

  然而当前,作为上海中心城区12片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区之一,老城厢正面临既要保存历史文化风貌又要实现更新发展的双重目标,也是巨大挑战。尤其在社会近年来对城市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存在重租界,轻老城厢;重石库门、重古镇,轻老城厢的倾向,更让老城厢保护成为一个极为迫切的问题。举办此次研讨会,就是期待社会对老城厢历史风貌保护给予更多重视与关注,让上海“文化之根”的未来能少留遗憾。

WDCM上传图片

  “对于优秀历史文化建筑不仅要保护传承,还要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对老城厢而言,传承的同时更要思考如何激发其历史与文化方面的生命力。”中科院院士、民盟市委原副主委、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常青教授在致辞中表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世界遗产培训与研究中心主任周俭教授说,老城厢在城市更新过程中,要做好细化的分级分类保护框架,并尽力保留“小尺度、里弄多”等特点。两位同济大学的盟员专家也从自己的专业出发,给出相关建言。钱宗灏教授在给大家展示了他从各种资料里收集的关于老城厢的珍贵历史照片后,建议通过撰文勒石的方式帮助市民找寻曾经的记忆与故事。张松教授对此表示认同,他说,老城厢的特点就是“小”,小街巷、小园林、小商业,记录着上海700多年发展变迁,是上海历史文化的沃土,在高度城市化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他建议积极探索整体保护和有机更新的新模式、新机制,如通过文化“双创”促进整体复兴、采取以居民为主体的多元参与模式等。网名“席子”的摄影人席闻雷在会上展示了自己近些年拍下的老城厢同一地点前后变化的图片。在他看来,老城厢很多房子看似平淡,但一定有很多有意思的生活故事,经过旧城改建,不少好房子已被拆除。他说,如果“无法用砖瓦拯救城市记忆,那就用像素记录历史”。

WDCM上传图片

  同济大学副校长、民盟市委副主委、城乡建设委员会主任顾祥林及市城市规划与土地管理局风貌处处长侯斌超等分别在开幕式上致辞。本次会议由同济大学和民盟同济大学委员会承办,民盟市委城乡委委员、同济大学城规学院副教授张鹏主持下午的会议。同济大学统战部副部长江静,来自城乡建设委员会和生态建设专委会,综合、建一和建二总支等基层的四十余位盟员与会,近五十位专业相关人士旁听会议。

2017-11-27 16:03 作者:参政议政部 周红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