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盟风采 >> 稿件

虹口盟员周薏:援鄂未能成行,援滇不留遗憾

WDCM上传图片

  中国医师节的前一天,远在云南的周薏看到了工作群里分享的一条新闻链接,那是习近平总书记对全国医务工作者的节日慰问,其中特别提到:为抗击疫情付出了艰苦努力、作出了重大贡献,彰显了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崇高精神。

  周薏是上海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消化内科的一名医生,同时也是民盟虹口区医务支部的一位盟员。在疫情形势最严峻的时刻,她主动请缨,第一时间报名参加援鄂医疗队。

  “无论作为医生还是盟员,这都是我的使命和担当。”整装待发的日子里,周薏以小组长身份,负责本院疑似留观病房的工作,沉着勇敢地坚守在疫情防控的第一线。“要战胜各种未知,要克服各种困难,确实蛮辛苦的,但一切都值得。”

  草长莺飞,万物复苏,在出征的指令到来前,湖北各地陆续解封了。准备了那么久,援鄂未能成行,肯定会有遗憾,但对周薏来说,国家有召唤、人民有需要的地方就是战场。去哪里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服务大局,发挥表率作用,实现人生价值。

  6月中旬,虹口区派出新一批援滇医生,周薏自告奋勇,又冲在了前面。这一次,她如愿以偿。

  此行目的地是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从1996年开始,虹口区和文山州的四个县结为“携手奔小康”行动关系,持续不断地开展资金、人才和产业帮扶。根据“文山所需、虹口所能”的宗旨,从事消化心身研究的周薏被安排在富宁县人民医院,她要主动融入当地生活并支医3个月——对于出门旅行从未超过一周的人来说,难度可想而知。

  饮食差异、语言障碍,这是周薏碰到的两个最主要的难题。

  在富宁,上海援滇人员的食堂设在医院隔壁的武装部,做饭的阿姨是少数民族,四菜一汤中的“四菜”都有辣椒,初来乍到的周薏只好慢慢适应。“当地的百姓爱吃辣椒,习惯高油高盐的饮食结构,所以消化道疾病比较普遍。”令她意外的并不是这些“吃”出来的病,而是在生活安逸、节奏缓慢的西南边陲小城,因心理疾病引起消化道症状的人越来越多,“这让我的专业有了用武之地,但语言问题真的是头疼。”

  不同于其他消化道疾病,消化心身的诊断相对“抽象”,无法参考实验室的量化指标,医生必须具备扎实的理论功底和丰富的临床经验,以及与病患充分有效的沟通。富宁人口的75%以上是少数民族,周薏在医院坐诊或是下乡出诊时,一般情况下都离不开“同声传译”,有些是医院的同事,有些是陪同患者的年轻人。“仅有人传话是不够的,由于无法跟患者做直接、深入的交流,我还要通过眼神、表情、肢体动作等补充信息,做出更加准确的判断。”

  中国的消化心身医学起步没几年,在富宁这样的边远地区,接受度并不高,无论对于病患还是医生。周薏听说过不少类似的例子:有些人症状主诉特别多,检查的各项指标却是正常的,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转院,到100多公里外的广西百色另寻高明。

  “不但延误了治疗的时机,还极大地增加了就医成本。”周薏相信,消化心身可以应对这些问题,因此她毫无保留地参与授课、研讨、分享学习资料,帮助当地医生建立并强化消化心身方面的认知,告诉他们如何将理论知识转化,运用于工作实践。

  “这件事不可能一蹴而就,如果后面有同样领域的专家来援滇,希望他们可以继续推动,共同提高富宁的医学素养和医疗水平。”周薏说,回到上海后,自己也可以远程辅导,做到有求必应,有始有终。

  援滇任务即将结束,周薏用专业和坚持,为脱贫攻坚贡献了一份力量,也给青春留下了一段回忆——这个夏天,因热爱而行,为山海而赴,山是文山的山,海是上海的海。

2020-09-28 10:47 来源:民盟虹口区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