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盟风采 >> 稿件

在海拔4000米的高原上,有他的教育梦想

WDCM上传图片

  来青海已经半年有余,丁志伟以为自己适应了当地的高海拔,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戴着医用口罩讲课,他似乎又出现了“高反”。

  “头痛,气喘,呼吸困难,从一楼爬上二楼,就开始眼冒金星。”丁志伟解释说,并非自己“体弱”,一起来援青的上海教师都是如此。更有甚者,一堂课讲下来,连路都走不动了。

  隔离不忘教学,远程支持抗疫

  2月28日,青海省人民政府发布通告:普通高中、中等职业学校原则上3月9日至13日陆续开学,初中学校原则上3月16日至20日陆续开学,这意味着青海成为全国第一个结束漫长寒假的省份。

  几乎在同一时间,虹口盟员丁志伟和另外3名援青干部、教师从上海飞回青海,先在省会西宁接受14天的隔离。

  丁志伟是上海市澄衷高级中学高级教师、教学处副主任,去年夏天,他作为上海市第四批援青干部的一员,来到了果洛州民族高级中学。承担高三文科班的教学任务、兼任校长助理并分管教学,这是他熟悉的工作角色。

  根据安排,开学的第一周是在线授课,仍在酒店隔离的丁志伟没有闲着,在手提电脑上早早地整理了适用于线上教学的讲义,并用家里带来的支架、摄影头和补光灯,准时开启了网课模式。学生的学习方法和理解能力存在差异,丁志伟便把一些常见题型的解法拍成小视频,放在师生群里,供大家反复观看,提升学习效果。

  身在西宁,但丁志伟一直关注着学校的疫情防控和开学准备工作。有一天,他接到同事从果洛打来的电话,表示学校急需一批测温枪。丁志伟二话没说,赶忙联系身边的朋友,筹措了6支测温枪,避免现场开学的计划受到影响。

  主动报名援青,践行盟员担当

  结束在西宁的隔离,丁志伟迅速赶往学校所在地果洛州玛沁县,因疫情防控所需,在当地又隔离了2天。用16天的封闭,换来开学的喜悦,倒也值得,可回到熟悉的课堂,等待他的却是熟悉的身体不适。

  玛沁县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在参加援青前,丁志伟的旅行地图从未留下过3000米以上的地理坐标。困难显而易见,不过在接到援青工作的通知后,他很快就报了名,“越是艰险越向前”,这是一位上海教师应尽的责任,也是一名虹口盟员应有的担当。援青之旅为期三年,启程前,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应勇接见了这批援青干部,这让大家备受鼓舞,要融入当地,主动作为,展现上海风采。

  来到玛沁县后,丁志伟每天靠吸氧、吃药来缓解高原反应,这个过程持续了两周左右,他的身体状况才略有好转。饮食也是一大挑战,习惯了“浓油赤酱、咸淡适中”的丁志伟,一时间很难适应当地的口味,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以维持足够的体力。

  相比这些花絮般的经历,丁志伟认为,此次援青最考验个人能力的地方,还是如何运用上海的智慧和经验,改进民族融合地区学校的教学与管理。

  借鉴上海经验,实践教学梦想

  果洛州民族高级中学以藏族学生为主,天性开朗、淳朴,拥有一定的艺术天赋,但由于小学、初中阶段缺乏系统性培养,他们的数学基础尤其薄弱,无论是运算能力还是逻辑思维都较为欠缺,高考的平均分长期低于40分。面对这样的现实,丁志伟不断告诫自己“耐心、耐心、再耐心一点”,放慢课堂节奏,为引导学生设计更多的“阶梯”,用正向激励来搭建“信心之塔”。一周七天,这位上海来的数学教师从早上8点忙到晚上10点,熬夜已是家常便饭,几个月下来,班里学生的学习态度和考试成绩有了明显改观。

  除了做好教学工作,丁志伟还在不遗余力地推进学校的教学管理改革。凭借在上海市澄衷高级中学多年积累的工作经验,他牵头对果洛州民族高级中学的各中层部门的管理职能进行了调整,明确了分工和职责,将年度工作的重心定为狠抓教学的五环节。在管理团队的共同努力下,学校的备课、上课转入正轨,并通过引入双向细目表和职责单,逐步实现考试命题的科学化和规范化。

  在丁志伟的认知里,“援青”不只是对口的教育支援,还包括力所能及地深入基层,参与当地的扶贫实践。他曾驱车近4个小时,把村民紧缺的物资送到班玛县班前村,也曾号召身边朋友一起宣传果洛的农产品。“产业扶贫由专门的项目组负责,但我是‘援青’的一份子,有责任去贡献一份力量。”

  冬去春来,在4000米的高原上,丁志伟正在努力实践自己的教学梦想,首先要为学校实现省级课题申报”零的突破“。春风吹绿了玛沁的草场,在希望的季节里,他距离这个”小目标“也越来越近了。

2020-03-30 16:50 作者:黄春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