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盟风采 >> 稿件

裘丹莉:从祝英台到月公主,她用越剧演绎心中的爱

  初冬的申城寒意料峭,然而长江剧场的“红匣子”里却洋溢着浓浓热情。11月29日晚,上海越剧艺术传习所(上海越剧院)创排的新编越剧《宴祭》在这里首演。主创兼主演的裘丹莉是傅派传人、国家二级演员,也是民盟上海越剧院支部的盟员。前不久,她刚在豫园为中法两国元首夫妇表演了越剧《梁祝》。从小受越剧熏陶的她,将这两次演出视为自己越剧人生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经历。

越剧世家“小戏痴”的初心

  裘丹莉出生在“越剧之乡”嵊州,她说在自己家乡,到处都能听见越剧的曲调,每一个人都能“随时给你来一段儿”。而她,也是在越剧世家中长大的“小戏痴”。她的堂姨是和越剧宗师袁雪芬同一个科班出身的越剧老生演员裘素芳;大姨裘水静曾是福建晋江越剧团小生演员,也是一名越剧编剧和作家;二姨裘鑫琴是国家一级演员,并担任福建芳华越剧团的艺术指导直至退休;二舅妈支玲娟是民营越剧团的当家小生;连外甥女张媛也是一名越剧演员……在这样的艺术熏陶之下,裘丹莉4岁时便能把越剧选段《我家有个小九妹》唱得有模有样。

WDCM上传图片

  “越剧是我的初心,我一直不曾忘记,也始终都在前行。”谈起越剧,裘丹莉的眼神中总是充满坚定。据她回忆,1995年绍兴戏曲艺术学校来嵊州招生,当时在面试现场自己唱了一曲《红梅赞》,被艺校校长“一耳相中”,她也从此正式踏上了学艺之路。1998年,裘丹莉进入了著名的绍兴小百花越剧团。刚入团不久,16岁的她就迎来了人生中的一次重要机遇:当时剧团的四位花旦演员同时怀孕,让她一连出演了十台大戏,还和团里的“顶梁柱”范派小生吴凤花合作出演了《梁祝》《李亚传》等戏,并且得到了越剧表演名家陈飞的传授和辅导。虽然演出训练强度高,但为她的表演艺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积累了宝贵的舞台经验。

WDCM上传图片

  作为越剧傅派传人,裘丹莉与越剧宗师傅全香也有着不解的缘分。“傅老师的家其实就在我们家边上。”裘丹莉透露说,早在1975年傅全香回老家嵊州时,就曾想收裘丹莉的妈妈为徒,“遗憾的是当时妈妈要留在家里照顾外婆,没办法答应这番美意。”然而让人欣慰的是,裘丹莉续上了这段缘分。2002年,她第一次见到傅全香,就被问到:“这个小姑娘,我好像在哪个地方见过你?”裘丹莉激动地告诉她自己就是20多年前嵊州那个小姑娘的女儿。2004年,裘丹莉作为人才被引进到上海越剧院,傅全香经常让她到自己家里去吃住,手把手地教戏。越剧百年时,由傅全香亲授裘丹莉主演的“傅派”经典名剧《情探》复排上演,这也是《情探》继上次全本演出28年后第一次完整的呈现,收到观众的热情响应。而裘丹莉也凭《情探》中的敫桂英一角荣获了第十七届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新人主角提名奖”。

WDCM上传图片

  2006年,裘丹莉参加《越女争锋》越剧青年演员电视挑战赛,一路过关斩将荣获“银奖”,其柔美亮丽的扮相,高亢清亮的嗓音,细腻灵动又极具爆发力的表演,得到了专家的肯定,也让她收获了一大批喜爱她的戏迷。秀丽聪明的祝英台、美轮美奂的敫桂英、霸气痴情的华妃、风流灵巧的晴雯、如痴如癫的崔氏、鬼灵精怪的云儿、情深义重的阿兰……这些风格迥异的人物,都在裘丹莉的演绎下,生动地呈现在观众和戏迷们的眼前。指导过她的老师都说,“这孩子身上有股与生俱来的表演灵气,天生是块唱戏的好料。”

WDCM上传图片

  受上海越剧院副院长钱惠丽的影响和推荐,裘丹莉于2006年加入民盟,成为民盟上海越剧院支部的一员,“大家都像家人一样,在一起特别温馨。”谈起民盟大家庭,她的脸上总是满溢欢笑。“加入民盟后,也能和各行各业交流,对艺术视野的拓展也是很有帮助。”生活中的裘丹莉爱好很多,唱歌、跳舞、主持、书法、绘画等等,民盟在文艺界别的优势,也让她找到不少可以交流学习的同道。

将发扬越剧视为自己的使命

  在上海越剧院的4号楼排练厅,墙上挂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8个大字,裘丹莉经常在此排戏。她说,越剧是自己的初心,将其发扬光大就是自己的使命。为此,她不仅在舞台上表演传统越剧,给自己的各路粉丝宣传越剧艺术和戏曲文化,还参加了不少影视剧和综艺节目的拍摄,借此向更多的观众介绍和传播戏曲。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变着法儿地推广越剧”。

WDCM上传图片

  1998年,央视版《西游记》续集开拍,去绍兴挑选演员的杨洁导演一眼就相中了当时才15岁的裘丹莉,让她出演了观音旁边的净瓶龙女一角;2002年,她拍摄了越剧电影《醉公主》,饰演女二号白鲢;2003年,她在央视电视剧《歌王》中饰演女一号丹霞……裘丹莉表示,影视剧中人物表现更为细腻,能够从中学到更多表演手法,有助于在越剧舞台上能够更好地诠释角色。至于会不会为影视剧而放弃越剧舞台,她的回答十分坚定:“我热爱越剧,不会放弃越剧,她让我心中有爱,眼里有光!”

WDCM上传图片

  2006年起,裘丹莉陆续在中央电视台、上海戏剧频道、娱乐频道等参加了多个综艺节目的录制,开始对传媒有了很大的兴趣和敏感度。除了自己学习,她也开始在荧幕上推广越剧。“越剧作为传统戏曲的代表性剧种之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名片。”裘丹莉表示,自己一直努力将越剧优雅唯美、博大精深的艺术魅力,通过媒体平台向观众普及。为此,她还特地考取了中国传媒大学的广播电视编导专业进行深造。今年受邀在湖北卫视《戏码头》全国大学生电视戏曲挑战赛中出任导师,更让她看到了戏曲在大学生群体中的发展潜力。“他们对戏曲的热爱丝毫不比我们专业演员逊色。”裘丹莉坦言,自己被那些省吃俭用也要买“行头”的大学生深深打动,也更加坚定了自己为传播传统戏曲文化而努力的决心。

WDCM上传图片

  从电视上的戏曲节目、娱乐节目、美妆节目、甚至美食节目,到全国各地的演出,甚至拓展到海外市场,裘丹莉说自己是“逮着一切机会推广越剧”。让她印象最深的一次演出,是今年国庆在池南首届艺术节上,越剧第一次走进长白山。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长白山池南区委区政府组织退伍军人、消防员和当地老百姓们观看戏曲演出。然而传统戏曲在当地并没有群众基础,加上南北文化的差异,让裘丹莉陷入思考:“我们不能自娱自乐,演出几场回来就结束了,而是要让当地百姓真正了解戏曲。”为此,她在演出中做了很多调整,不仅表演传统越剧,还加入了京剧和黄梅戏的内容,拉近与观众的距离,而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是对她的努力最好的回报。

WDCM上传图片

  在裘丹莉推广越剧的“使命之路”上,2019年11月5日注定是一座里程碑。当晚,裘丹莉和搭档在豫园古戏台上,为习近平夫妇和马克龙夫妇表演传统越剧《梁祝》,并在演出结束后得到了“最温暖的握手”和“最有爱的鼓励”。这次演出在《新闻联播》播出后,让裘丹莉收获了更多的关注,“微信的信息来不及回,微博的粉丝也涨了好多”。但让她更欣慰的是,更多的人看到了越剧的魅力,也更加坚定了她的初心和使命。

探索传统戏曲的创新

  “以前没有电视没有综艺,人们最大的休闲娱乐就是戏曲。那时候大家追戏曲名角儿,跟现在粉丝追星也差不了多少。”裘丹莉说起戏曲曾经的辉煌,对比当下难免有些失落,“我生得晚,没能体会到这种经历。”在她看来,戏曲中蕴涵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不能让其没落下去。为此,她做了很多,但她也深知,传统戏曲光靠传承和发扬还远远不够,发展需要靠创新。“作为80后的演员已经是剧院的新晋中生代,更是艺术创作的黄金时期。如何在保留越剧原有艺术特色的基础上进行创新,是我一直在思考和探索的命题。”

WDCM上传图片

  越剧《甄嬛》就是一次创新尝试。在剧中饰演华妃的裘丹莉谈起这部剧,连呼“特别过瘾”,她说自己喜欢极致的人物角色,“花腔提高一点,加一点点小生的味道进去,妩媚中添几分霸气,人物的气场就出来了。”而《甄嬛》的成功也让裘丹莉尝到了甜头,此次的新编越剧《宴祭》就以她为主力的创新之作。“特别感谢梁弘钧院长提出的‘演员邀约制’,让我能够演自己想演的戏,大胆尝试创新。”裘丹莉说。

WDCM上传图片

  《宴祭》讲述了一个极致唯美的爱情故事,却又在“爱情”之外生发了东方式的主题,展现出“大仁大义,至情至性”的大爱与理想。在与好友俞鳗文、莫霞一起策划的过程中,裘丹莉有过迷茫、纠结和焦虑,体会到了“创作犹如十月怀胎,过程艰辛且不易。”但她也从中受益匪浅,“参与每一次剧本会议,修改每一稿剧本,目睹了由无到有,一步步建立文本结构的过程,对于后续的人物呈现和舞台表现有很大的助益。”

WDCM上传图片

  裘丹莉透露,这部剧还关注到当代职业女性的成长和心理,女性观众可以在她饰演的月公主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我们希望更多的职业女性能够走进越剧的世界,看到她,爱上她。所以这部剧是以她们为目标观众,让她们能够在剧中找到共鸣,引发思考。”

WDCM上传图片

  而对于女主角裘丹莉来说,另一大挑战在于最后的“霓裳羽衣舞”,“要一边唱一边跳,对动作流畅、气息稳定的要求太高了!”为此,她日以继夜地排练,不断探索不断改进,自嘲“长”在了排练厅。其实,裘丹莉从来都不惧挑战。早在2008年的个人专场中,她就一连挑战了四个形象迥异的人物,从少女、少妇到中年女子,行当也横跨青衣、小花旦、花衫等。她说:“当你真心在追寻自己的梦想时,感受的每一寸疼痛都是舒适的,体会的每一份煎熬也是幸福的。”

2019-12-02 14:54 作者:郭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