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盟风采 >> 稿件

杜军:这位上海唯一的听障盟员,获得“全国自强模范”提名

WDCM上传图片

  她躬耕特殊教育已近30年,莘梓无数;她指导各种技能比赛、美术比赛获得的奖状装满一个大纸箱;水粉画、丙烯画、剪纸、装饰品制作、唐卡……工艺美术的海洋,她涉猎极为广泛;她的数十篇关于特殊教育的论文获省、市乃至全国奖项。这是一次极为特殊的采访,她虽然只能用手语和我们交流,但我们一样能读懂她心中的大爱。

大爱无声,情系母校

WDCM上传图片

(杜军指导学生作画)

  “我有意识后,第一反应,就是听不见。”回忆自己的童年,满身阳光的杜军,脸上掠过一丝阴云。“看到人们都在讲话,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能说话我却不能。”出生时听觉神经受损的她,小时候倍受同龄人的冷落,甚至差点进不了幼儿园。“那会儿就心情很沉闷,很迷茫,随手乱画,不知道出路在哪里。”幼年的记忆中,最美好的还是绘画。1987年,她考上了长春大学特教学院工艺美术系,完成三年学业后,于1990年又回到了培养自己的母校——上海聋哑青年技术学校。这一教,就是30年。

WDCM上传图片

(夜晚利用投影将设计稿投在墙壁上进行壁画创作)

  刚回到母校时,有老师在教陶瓷制作,杜军觉得很有趣,自己教学课余也常参加学习。“同样作为聋哑人,我了解学生们的需求,他们很喜欢动手做一些手工艺活儿,所以希望学好这门手艺,教给他们,让他们也能乐在其中。”作为美术老师的她,没想到会以此作为起点,一发而不可收拾。校领导看她特别有钻研精神,就经常给她布置各种“勉为其难”的任务,而在这些任务中,有两项十分特别的内容——大型壁画创作和唐卡。

WDCM上传图片

(学校内的壁画)

  “这个壁画以前没做过,对我来说也是个全新的挑战。”杜军接到任务后,自己先考虑个整体的设计,然后和学生起参与讨论,把擅长画不同内容的学生整合在一起,大家形成了一个草图。草图很快过了审,然而接下来的工作才是真的困难重重——为了把草图投影到偌大的墙上描线,她想出用投影机的办法。然而白天光线太亮,只能晚上进行。线稿完成后,上色的颜料也是另一个问题。按照学校要求,壁画要保存一年以上,一般颜料根本抵挡不住室外的风吹雨打。她在反复研究比较后,发现丙烯颜料比较合适,就一头钻进去,掌握了颜料的特性后,再手把手教给学生。“第一次成功之后,后面就简单了。”于是此后不仅学校年年有新的壁画为教学环境添姿增色,杜军带着学生们创作的布面丙烯画还成为校礼,架起了学校和往来宾客间友谊的桥梁。

WDCM上传图片

(杜军利用双休日为西藏同学讲解唐卡绘画的特点)

  教学生画唐卡的任务,则始于2010年,其时学校承担起了支援西藏特殊教育的任务,每年都要收四、五个西藏学生。如何让这些学生在9年制义务教育之外,学到一些本领呢?学校把这项任务交给杜军老师。此前从来没有和唐卡产生交集的她,抱着“这也是个学习机会”的想法,开始了刻苦钻研。“唐卡真的很有趣,和我们的国画完全不一样。那会儿相关学习资料很难找,我就拜托我的同学帮忙,结果他弄了一本很厚的唐卡研究书给我,我就一头扎了进去。”杜军表示接触唐卡后,才明白它创作的特殊性。“一定要内心清澄,尊重宗教,不能有杂念。”唐卡的绘制要求严苛、程序极为复杂,必须按照经书中的仪轨及上师的要求进行,包括绘前仪式、制作画布、构图起稿、着色染色、勾线定型、铺金描银、开眼、缝裱开光等一整套工艺程序。制作一幅唐卡用时也很长,短则几个月,长则数年。“我既然接触了这个东西,就不能够敷衍了事。唐卡是个很神圣的艺术,我一定要深入他们的宗教、他们的文化去努力学习,才能教好学生。”怀着一颗春风化雨的心,杜军一头扎了进去,果然不负校领导期望,教出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藏族学生。有个叫索朗次仁的学生毕业后,回到拉萨特别学校当了实习老师。聪敏好学的他,不仅出色地完成了日常教学任务,还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定制各种唐卡、软陶成品。

辛勤耕耘,硕果累累

WDCM上传图片

  在近30年的教学生涯中,杜军和学生们获得了很多奖项。在这众多的嘉誉中,最让她难忘的还是上海市中职校“星光计划”职业技能大赛。不仅仅因为她个人在这项赛事中曾斩获数次“优秀导师奖”,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全市中职校公平竞争的平台。“这就要求我们学生要和健全的孩子在同一条件下竞争,所以当时第一次拿到二等奖时,心情特别激动。”杜军“叙述”这段故事时,手指翻飞,神采昂扬,充满了自豪和骄傲。“后来也有学生拿过市里和全国的奖项,但是对我而言,这个奖意义最为特别。”

WDCM上传图片

(杜军和自己的作品)

  其实杜军的个人绘画水平也很出色,她自己创作的作品也曾多次受到专业艺术机构和组织的青睐。“上课还是重点,要培养学生嘛。”谈及时间分配,杜军坦言学生还是第一位。“断断续续抽时间画一些吧,一上课就放下了。”虽然这么说,但是杜军还是有时间就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学习创作。在她看来,艺术创作和教学工作并不矛盾。“作为老师,专业水平一定要过得硬,学生才会听,才能服帖,所以更需要自我提升和学习。”

WDCM上传图片

(杜军和学生们出外写生)

  2011年3月,杜军加入了民盟,也因此成为全市唯一的聋人盟员。谈及杜军的入盟历程,支部主委季蓉芳赞不绝口,“杜军平时对于教研方面也是思考很多,很快成为组织建言献策的生力军。每年学校搞教工‘金点子’或者合理化建议,她都是积极分子。”在季蓉芳眼里,杜军最大的优点就是从来不抱怨,总是能积极面对教学和生活的困难。“靠画画生活的学生毕竟不多,更多还是靠其他技能在社会上生存。”杜军说,“所以作为老师,首先还是要教会学生做人。”

WDCM上传图片

  “杜老师就是最好的教材,就是学生们最好的榜样,从她身上,学生们学到了自立自强。”校长杨七平由衷感慨道。2018年9月,杜军老师被授予“上海市自强模范”称号。就在前几天,她又被提名为“全国自强模范”候选人。面对接踵而来的荣誉,杜老师平静地表示,“我不喜欢说大话,还是一步一个脚印地踏实做好本职工作吧。”

2019-03-07 09:57 作者:王斯博